老年人的性 中国电影最尴尬的一场床戏

2018-10-24 16:19:20 来源:

导读

某文章称《老兽》是中国电影最快的一场床戏,我看应该叫中国电影里最尴尬的一场床戏。

某文章称《老兽》是中国电影最快的一场床戏,我看应该叫中国电影里最尴尬的一场床戏。

《老兽》提到了相当大胆的东西——老年人的欲望。巨尴尬。老年人的性,有悖中国式伦常,中国人很难接受这个话题。但是导演直视了它,并认为它是合理的。


老年人的性 中国电影最尴尬的一场床戏

国内作品鲜少谈及,仿佛老年人应当没有性欲(韩国人倒是敢拍《酒神小姐》)。国人心目中的晚年状态和老兽的荒唐儿女想的相差无几:含儿弄孙(带孩子)、怡情休闲(不乱花钱)、慈眉善目(不添麻烦)。大家习惯把这个群体当成老人,不是男人\女人,性别特征模糊了,人性需求被忽视了。

但是老兽之所以叫老兽,因为他头发白了也不愿意放弃作为男人最原始的欲望。老兽的性是对一个年轻女孩身体的掌权,代表他在魅力和功能上仍然有生命力。老兽对姑娘勾勾手,神态自得,显然他对自己的魅力很有信心。这段床戏不是一笔带过的。导演用略带自然主义的方式,拍摄“孙女”和“爷爷”的运动细节:接吻、内衣、秒射、没戴套、呻吟。观影不适感难以言表。贯穿全片,老兽的行为也是兽一样的状态多于活的像个“人”的时候,可谁又不是个动物呢。

老兽的全部行为动机,和他对待年轻姑娘一样,都是由兽一样的原始欲望驱动的

老年人的性 中国电影最尴尬的一场床戏

老兽去洗浴房的戏很有意思。这是充满色情意味的场所,灯光暧昧。接待老兽的是一个残疾人(侏儒),我想起一部叫《a sex workers journey》的纪录片,讲述专门为残疾人的生理需求服务的性工作者的故事,有意思的是,人们也习惯把残疾人群体当成病人对待,给予关怀,而少有把他们当成正常人看待,他们是男人和女人,也须正视他们有性欲。导演是不是想表达什么?中国人为什么不敢谈老年人的性?想想这个问题挺有意思的。

中国人为什么不敢去说老年人的性。私以为,老年人的性一直是藏在底下遮遮掩掩的事(据我一个朋友说,广场舞是老年人的陌陌),中国式伦理使整个社会带着一张道德面具,中国人的集体道德感之强,卫道士之多,社会大众的道德批判异常严厉的情况下,道德就成了审判每一个个体的利器,人人自危可想而知。性这件事,在中国环境中本身就是个“肮脏”的东西,性工作、婚外性行为是不正当的,老年人的性更是带着强烈羞耻感的,甚至老年人爱俏都被叫成“老不羞”。 有趣的是,那些被道德谴责的不正当性或让人羞耻的行为并不因社会道德或法律的抑制而消失。于是构成了中国社会复杂的性生态。

你可以不止从老兽身上看到一个混蛋,你还可以看到一个人性的老兽,吃喝嫖赌俱全,不肯放弃做男人的享受,一把年纪穿个骚气的皮衣……导演把一个老男人身上你爱看不爱看的都挖掘了,包括把他让人不忍直视的性欲,摊在观众面前,我想,就人物塑造来说,我还是肯定的。